奶油泡芙

记梗

        歌手叽与歌手羡
         某天羡羡在开演唱会,底下羡羡粉丝疯狂喊着:“羡羡我爱你!”然后汪叽上来了,搂住羡羡的腰,说:“我的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 给大大们递笔(。ò ∀ ó。)

给沈九的情诗

         后宫三千佳颜,不如你回眸一笑。
          你本应是天上人,而不是这凡间物。
          我知道你心胸狭窄,但我不知道, 装下一个清峰山就再装不下一个我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 我的执念,不仅为执念,更为情劫。
         你只对不起过洛冰河,而且天下人却都负了你。没关系,为你我已成鬼魅,不同于这天下人。

人鱼牢(3)

        人鱼的声音确实会迷人心智。
        雷狮发誓他的的确确听到了那条人鱼说话。 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“安迷修,我叫安迷修。”他重复道。           他的手好像环住了他的腰。雷狮有点发愣。 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      是妖精吗?雷狮好像明白了为什么那些人愿意出高价购买人鱼。
          人鱼白暂的手扯掉了海盗的船长帽。 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 安迷修。年轻的船长喃喃的念叨着。 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 很好听的名字。I   miss  you.
          “ 雷狮,你叫雷狮。”他认真的说。 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雷狮也是很好听的名字。”他咧开嘴笑了笑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人鱼是个奇妙的生物。雷狮如实是想到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安迷修有些调皮的眨了眨眼,冲雷狮可爱的一歪头,就像雷狮来是一样,又重新回到水缸里沉睡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刚才发生的事是真的吗?

咖啡

  依旧甜饼
  ooc,现代
  以后冰秋甜饼做一个系列的吧(●—●)
  依旧取名废
   小学生文笔,勿喷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师尊,咖啡苦么?”洛冰河看着面前人温柔的眉眼皱了起来,如是问到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不苦。”才怪啊!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沈清秋叹了一口气,继续敲打着键盘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头痛地揉了揉太阳穴,眨了眨发酸的双眼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旁边的洛冰河晃了晃手中的奶壶,把淡奶倒入咖啡中,拿勺子搅拌几下,一饮而尽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沈清秋不悦地看向他,说:“去给我泡杯茶,真是喝不惯咖啡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洛冰河咬了下沈清秋的唇,还带着咖啡香的热气喷洒在沈清秋的脸上,说道:“师尊不想做的事情便不做,我可是好几天没和师尊探讨问题了呢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可我不想和你探讨问题。”沈清秋答到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 糖,是个起名废了……
   小学生文笔,勿喷
  可能有点ooc  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正文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      下雪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 沈清秋从没说过自己很喜欢雪。
          后院的腊梅开得正旺,随着雪花飘落。
          洛冰河还没回来,最经的事儿有点儿多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穿过来后还没玩儿过雪呢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踏过厚厚的积雪,在雪上留下一个个清晰的脚印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沈清秋不经心在雪上写了一个名字,回过神来才发现是“洛冰河”,赶忙把三个字从雪上抹掉,这才松了一口气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洛冰河倚在门框上,嘴角勾起笑,看着他的师尊正玩儿雪玩儿的起劲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师尊。”他在叫那人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沈清秋惊得一抬头,才发现洛冰河早已回来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洛冰河走过去,拉起沈清秋的手,放在嘴边哈了两口气,说到:“师尊这么漂亮的手,可不能冻坏了。”  随后把沈清秋拉入怀中,吻下额头,笑着说:“师尊,走吧,屋里暖和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
沙雕产物,ooc


        花城最近很烦恼,自家哥哥被那个沈清秋安利了一本小说,就再也没理自己,昼夜不停地追小说。
         花城:"哥哥 ,嘤嘤嘤嘤。"隔壁洛冰河使用移魂大法。
          哥哥连饭都不给自己做了(尽管那是生化武器)诶!
          花城很不爽。
          于是,他决定不怂了,果断出击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"哥哥"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悄无声息。
          "哥哥"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…………
            "哥哥你看隔壁黑水与师青玄,多恩爱,一块出去买裙子吃饭。虽然向我借钱买的,虽然他们穷,但他们幸福啊!"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随机看到谢怜一脸懵逼的抬起头"你说啥"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"我说,哥哥,我们也来天天吧"

人鱼牢(2)

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 船驶出暴风区后,平稳得很。银白的月辉轻柔的洒下,斜打在海面上,浪花在月光下更显得波光粼粼。 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  雷狮轻手轻脚地踩在甲板上,被踩过的空心木板发出"吱呀吱呀"的响声。 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  他下了楼梯,来到船舱里,开了瓶朗姆酒,香甜的酒香在船舱中蔓延开来。雷狮习惯性的把酒瓶放到鼻子下,耸了耸鼻翼,吸了满腹酒香。他似乎又想到了点什么 ,向舱里走去。 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  透明的玻璃缸,盛满了随处打捞的海水,里面装着人鱼,那种危险迷人的生物。青绿色的鱼尾在水中摆动,发出点点荧光。            雷狮把视线从马甲线上向上移,流连过覆盖在皮肤上的肌肉,薄薄的一层,却能看出极富爆发力。
          人鱼张着嫣红的唇,在水中又吐出一个又一个的氧气泡。睫毛不自觉的轻颤,随时都会醒的样子。 因为皮肤常年在水中的原因,苍白到透明 ,看起来很有弹性。
        当雷狮准备走的时候,人鱼睁开了眼睛 。雷狮无意中扫了下人鱼的脸颊,随即一愣。
         他看到了人鱼的眼睛,像尾巴一样的青绿色,美丽到极致。它让他想起,多年前的夜空,一颗绿色的星星,包罗万象。
         这世间一切都无法与它媲美。
          像交织的网,层层编织,网住他的心跳。
          那人鱼像知道些什么,在月光下跳跃到雷狮怀中。湿漉漉的棕色发丝紧贴在白暂的皮肤上,同样湿漉漉的眼睛望向他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像头鹿。这是雷狮唯一的想法。

白玫瑰

       安迷修,你知道吗?你像束白玫瑰。纯洁高贵又优雅。可越纯洁的颜色越容易被人玷污啊,染上其他的颜色。
        我只愿啊,你能不被世间的尘土玷污,不让黑暗沾上你的双翼。
         你是珍宝啊,世上我最爱的珍宝啊。
      

人鱼牢

       简单的爱上一个人,简单的讨厌一个人;简单的接受一个人,简单的离去一个人……在遇到安迷修之前,雷狮的生活从来都是简简单单的。善是善,恶是恶,分分明明,干脆利落,优柔寡断从来不是他的风格。
       直到遇上安迷修。
       古老的传说中,人鱼既海妖,有着美丽的外表。人鱼从不轻易说话,因为他们的嗓音有着魅惑人心的力量。当他们唱起海上的歌谣,出海的人们将会被推入海中,万劫不复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天变的很暗,积云一层层的堆砌起,释放出万丈雷霆。暴风雨来的有些突然,雨滴滴落在空心的甲板上,发出一阵阵闷响。印着骷髅的旗帜飘起,嚣张的宣誓着船主人的身份 。海盗,易然显见。
         "大哥,今天的天气有些异样。"卡米尔习惯性的拉拉帽檐,皱着眉。
         " 那又怎样?"猎食动物对猎物特有的敏感使雷狮察觉到了一丝猎物的味道。他危险地眯了眯眼,说"我们可是海盗。"
           水面开始荡起层层波浪,谁又知道那水面下又是怎样的暗波涌流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"帕洛斯,怎么了。"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"老大,我们一不小心闯入人鱼的领地了。"
            船依旧在行使,水一层一层的被劈开,向后涌去。人鱼围绕着船只游荡,有条不絮的动作却被响彻云霄的枪响所扰乱。血漫延开来。一条金色尾巴的人鱼浮了上来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另一条人鱼却急忙浮上水面,想把那条人鱼就救走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青绿色的尾巴,好看的紧,在光的照射下闪着光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 雷狮一愣,嘴角勾起一丝弧度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"卡米尔,把那条烂好鱼人、哦不鱼,给我捉上来,要活的,别让他受伤。"